清秋

想要小fafa(*ฅ́˘ฅ̀*)

手机被收了,哭哭

观看顺序是26134578

【欧相】牢狱之灾
标题有两个意思,随便怎么理解
PWP预警,背后注意
感谢咖啡太太允许我写后续www
觉得自己写的真心差,一点xing张力都没有orz
是为肉而肉x
实在看不下去了的话可以右上角(╹◡╹人)
食用愉快✔

最近卡文就拿沙雕图混更吧……
嗯……大概是作为一个cp粉的自觉?
角色位置其实反过来也行

【EBenji】向死而生

重要角色死亡预警

时间线碟6往后

食用愉快

——————————————————————————————

“哼,这次你,还能救得了所有人吗?”


“他们是无辜的!” Ethan怒吼,可声音违背了他的本心,颤动着诉说悲伤。

性情温和的Eric此刻也顾不上风度,对着电脑跪下哀求:“求您……不要伤害她。”

顶着Lane面容的青年嘴角上扬,戏谑地给予二人残忍的选择项,全然不顾他们眼底深埋的绝望:“Mr.Hunt,请问你选择让在下放过谁呢?”

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Ethan叩问自己,这明明应该只是一次再简单不过的资料截取任务而已。


“Raccoon,Phoenix我跟丢了,下一步该怎么走?”所追踪的目标在穿过一个路口后便人间蒸发,Ethan环顾四周但仍未发现目标的身影,只好开口寻求自己小技术员的帮助。

公用频道此刻一片死寂,只有时不时响起的杂音在提醒着他系统仍在运作。

“Benji?Benji?!Luther!我需要帮助,嘿!”他压低了声音呼唤,却依旧无人应答。

也许是他无意识提高的分贝吸引了他人的注意,有人看向了他的方向,并逐渐靠近。

焦虑的特工先生注意到了向他贴近的身影,他侧身进入一条小巷关注对方的动作,准备下手时却……

“Mr.Thorn?喔哦真的是你,见到你真高兴。”

是Eric,Julia的现任丈夫。

Ethan堪堪松了一口气,内心却因升腾的另一个疑问而感到不安。

“嗨Eric,你为什么会在这里,Julia呢?”他强压下自己内心情感的翻腾,面带微笑地询问到。

“哦,最近上面安排我们到这里的一家私立医院来做副手,好像是……爆发了某种小型疾病?至于Julia,她刚刚说去采购了。”Eric瞟了眼对方紧握的拳头,心里为这紧张的表现感到不解。

太巧了,真的太巧了。

而他的手机此时也不安分地响了起来。

来电号码是0。


“Ethan,好久不见。”Lane特有的沙哑嗓音从手机上传出。

“你不是Lane,他被我们送给了CIA,你到底是谁?”直觉告诉Ethan,他所有的疑虑都可以被对方给予解答。

电话那头嗤笑了一声,似在嘲讽Ethan无意义的询问,“我是谁重要吗?你难道不应该好奇你那可爱的小技术员和你前妻去哪了吗?”

Eric只看见对面的男子浑身开始颤抖,随后爆发出一声怒吼:“你把他们怎么了?!”

电话那头的声音仍不紧不慢,“别生气,按我说的做,他们‘短时间内'就不会有危险。”

短时间内,Ethan咬牙切齿地在脑海里念叨,短时间内,之后呢?可他没有办法,只能同意对方的条件,“……说。”

“带上你身边的那个医生,到我说的位置去,地址我马上发给你。”

“好。”


虽然满腔疑虑,Eric还是跟着这个对他来说尚且比较陌生的男子来到了河边。

Ethan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地方,Benji曾经就是在这个露天咖啡厅里身捆炸弹动弹不得。

此刻他眼前的桌上摆着一台电脑,随着他的靠近屏幕逐渐亮了起来。

梦里Ethan曾无数遍假设如果Benji身上的炸药爆炸了会怎样,而现在那个场景就将要呈现在他的面前。

他觉得自己快要窒息了。

屏幕那端他最在乎的两个人身捆炸弹被绑在椅子上,拼死挣扎,却在看到他靠近电脑后都安静下来。

“我是个仁慈的人,并不打算赶尽杀绝,所以二位,请选择一个幸运儿让其逃脱吧。”声音透过电脑传递到二人耳边,带着Lane面具的陌生人对着他们笑到。

Eric不敢相信屏幕那端被绑着的就是自己深爱的妻子,医生先生此刻失去了用手术刀主宰他人生死时的冷静,失控地抓住Ethan的衣领大声质问到:“你到底是谁?!”

“我是一名特工!行了吧!” 传奇特工此刻也感到深深的绝望,他努力地去捋清自己混乱的思绪。

掰开医生的双手并将他摁倒在椅子上后,Ethan盯着摄像头尽量冷静地开口:“你到底想要什么?”

炸弹的倒计时还在坚定的走着,五分钟,他还剩五分钟。

“噢,别误会Mr.Hunt,并不是我想要什么,这只是某些势力对你的一些行为感到不满,派遣我来给你的一个小小警告罢了。时间不多了,如果你不选择一个的话,他们二人都会丧命哦。”对方却只是残忍地给予他致命的答案。

“求求您别伤害Julia……”勉强冷静下来的Eric简直要哭泣了,他深爱的女人此刻就在他的面前生命受到威胁,可他除了哀求以外无能为力。


此时最冷静的反倒是Benji了,尽管他也因死亡即将来临而感到极度恐惧。

是的,他知道也肯定对方会选Julia,这点毋庸置疑,那可是Ethan最爱的人,他会为了她付出生命。

而自己呢?只是一个会在任务中叨叨影响他人,或是成为人质逼迫队友不得不因他犯险的一个拖累罢了。能够和偶像同队是他的梦想,他也的确收获了那么一段惊险刺激却满足的时光,这就够了,梦该醒了。

Benji曾一度以为自己会对死亡感到极度恐惧,被Lane绑架时是,被Lane勒住时也是。

可当死亡真正来临时他才知道,自己不是害怕永远无法苏醒的漆黑,他是怕Ethan会因为队友的死感到内疚。

他看着屏幕那端Ethan漂亮的翡翠色眸子溢满了对失去的恐惧,他忽然想摸摸对方的面颊。

请你别太因我的死而感到自责,又拖你后腿了,真的对不起。

倒计时还有两分钟。

终于,Eric将目光投到了Ethan身上,他知道自己很自私,可他还是颤抖着开口到:“求求你……”

Ethan从来没有觉得工作日无人的街道这么冷,如同雕塑般站了许久,他都被冻得险些失去知觉。

“对不起……Benji。”他最终还是做出了选择。

“这不就很好吗?还是很容易的嘛。”“Lane”嘴角上扬语调轻快,“还有一分钟,被放弃的人啊,你有什么要说的吗?”

Benji盯着Ethan看了许久,久到付出了他的一辈子,最终他笑了,向来聒噪的他这次没有说话,只是对那人比了个口型。

抱歉,请允许我最后自私一次。

“I love you.”

我所爱之人啊,时间会冲刷尽万物,所以请你铭记我,但也求你不要因我的死而感到悲伤。

一切在火光中归零,时间的转轴停止了。

这一天Ethan·Hunt失去了世界。


“你会为今日之举付出代价。”良久,Ethan无力地开口,曾经无敌的特工先生此刻仿佛苍老了数岁。

“那你就先找到我吧。”那人毫不畏惧。

他曾经为Jane失手将Molo击下高塔恼火过,可他现在再也没有谴责她的资格了。

原来真正的失去,是那么的绝望,呼吸都因此灼伤,理智快要丧失,只想将夺走自己所爱之人的仇敌碎尸万段。

街道口起雾了,野兽利用阴霾躲入黑暗舔舐伤口计划复仇。

I will find you,then,kill you.

————————————————————————————————

别打我

Benji领盒饭我也不想的,可人如果失去了才会想珍惜啊(扯歪理)

依旧bug与OOC齐飞sorry_(:зゝ∠)_

【EBenji】Under the Sea


Lutter推开房门,对那道身影出现在屋外一点都不感到意外。
他侧身让来人进房,开口道:“有人说你跑了,背叛了国家,亲手将你的队伍送入海盗的巢穴;还有人说你死在了炮火中。”
Ethan擦了擦额上的汗,“不奇怪,不过说这话的人是谁?”
Lutter给他倒了杯茶:“三人成虎,不知为何就在坊间传起来了……” 黑人男性顿了顿,继续说到,“我们的航线被泄露了,但泄露信息的人决不会是你。”
“是的,所以你今夜没见过我。”Ethan将茶一饮而尽,随后便从Luther的后窗翻了出去。
下一秒Luther的门就被重重踢开。
Ho*y Sh*t.Luther忍不住在心中怒骂到。

“我就知道你没死。”Jane面无表情,语气中毫无重逢的喜悦。
“嘿,别这样,你不担心我吗?”Ethan面露受伤之色。
Jane不为所动,“12岁时你自己出海遇到暴风雨,我们为你担心过,结果两天后你却完好无损的回来了,甚至还笑嘻嘻地和邻居谈天说地,然后第二天就忘了你跑到哪里去了,”她冷冷地瞟了Ethan一眼,“你这个被海洋眷顾的孩子这次给我们带来了不少的麻烦,Brandt还因此被停了职。”
Ethan不是很在意这件事的负面影响,反正他最后一定能翻盘,不过他倒是注意到了另一件事“什么?被海洋眷顾的孩子是什么意思?”他是记得自己12岁鲁莽的出过一次海,但他后来真心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以及自己为什么能够活着回来。
Jane皱了皱眉,弹了下Ethan胸前的项链,主体部分的鳞片反射着火光的柔和。“你真不记得了?”
Ethan看着她摇了摇头,但曾经的记忆萌发了新芽。
Jane叹了口气,“你没被人鱼吃掉真是奇迹。”
“你胸口的这个鳞片是人鱼的,12岁那年是一条人鱼救了你。”
Ethan唇角无意识的勾起微笑,哈,他就知道自己见过那生命。

人鱼哼着歌,用尾巴轻轻拍打少年的小腹,促使对方吐出淤积于体内的海水。少年睁开眼,对上人鱼的双眸,被海水呛到的孩子咳了两嗓子,“谢谢,你可真好看。”
人鱼微笑着看着他也不出言回应,轻声哼着不知名的小调。
少年既不气又不恼,只是翻身找了一块礁石靠着,“你唱歌也很好听诶。”
人鱼的歌声悠扬而空灵,即便听不懂内容,令人沉浸的力量却仍充斥其中。
是一首民谣,少年想。
讲的是什么呢?是于海面升起的朝阳,于夜空闪耀的星云;是于豪华船舶上绽放的烟火,于船夫嘴角流淌的小调。是海洋的无边所接触的,亦是它的博大所承载的;而所有的一切都融入人鱼的眼角,化为一曲幻影,却仍能流传至今,在此刻共鸣于天地。
此刻就只剩下了两个渺小的生命尚处在世界中央,阵阵波涛于二者身侧徜徉。
曲终,人鱼侧身看向那道小小身影,却发现少年早已安然进入梦乡,便低头轻吻对方额头。在对方手心放下一串手链——虽朴素却因反射着夕阳的光辉而灿烂辉煌——代表了人鱼信任的礼物后便潜回了海中。
——————————————————————————————
依旧短小且ooc求轻锤(捂脸)

【EBenji】恋爱病毒

二人又回到了一开始的尴尬处境,大眼瞪小眼的不亦乐乎。

小技术员首先感受到了挫败,他明明是个善良老实下班如果看见老太太过马路都还会扶一下的英国绅士,为什么要受到这种非人的待遇呢?

哦,他差点忘了,自己现在的确不是人类。

小人瘫在二维的屏幕上开始叨叨一些外勤先生听不懂也听不清的词汇,Ethan倒是兴致勃勃地看着他一脸的生无可恋。


事实证明,一名优秀的特工还需要极为强大的心理素质和随机应变的杰出能力,而Ethan二者皆有之。

所以现在轮到Benji凝重了。

Benji趴在flash旁边,可以说是有点冷漠地看着电脑的主人用鼠标认认真真地画着家具,时不时地还被电脑主人不小心用白色的箭头戳上两下。

好疼,Benji咧了咧嘴。

“嘿,我说过我不能用你画的这些东西的,我有一个默认的系统!”Benji受不了这种幼稚了,终于抗议到,但这次他的话语只是被框了起来丝毫没发出声音。白色的对话框掉在了桌面的最下方,看起来甚至有点……可怜。

老天,任务做久了压力的确很大,但有谁告诉过他,外勤还有这么……清奇的舒缓方式?

但不得不说,Ethan的画作是真心好看。Benji看着Ethan画的沙发、电视、书桌……等等等等所有的一切,他将手贴了上去,触碰着不存在的温暖。

这是个家。Benji想。他想念自己的小窝,即便他可能再也回不去了。

可残酷的现实从不会给人感伤的机会,Benji感受到后颈受到一阵拉力,下一秒他就被Ethan用鼠标拎了起来。“嘿!这样很疼……”他想要抱怨,可话语被突然的冲击硬生生打散。他揉揉后颈,抬头看向四周。啊哈,他被Ethan扔到了flash图纸的中心。这块图层上画的是一张单人床,因被拖动了的缘故,他此刻就像软趴趴地瘫在上面一样。

是,这样也不错。Benji自暴自弃地将脸埋进硬锵锵的电脑,这,样,也,不,错。他咬牙切齿道。

“咕——”他的肚子此时却发出了不合时宜的声响。

系统十分“好心”地冒出一句提醒:桌宠因过多的活动操作而感到疲惫与饥饿,是否予以喂食?

不要,我没有,我不是,我不饿。Benji予以系统否认三连。

Ethan眼含深意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点下了“确定”。

我可以锤他吗?Benji在心里暗暗骂到。

随后就是一阵眩晕,恢复后他发觉自己身体不可控的被系统操纵着做出一些基本的默认进餐动作。甚至他的服装都被篡改,被系统换上了一套十分家居的睡袍——还帮他扎了张餐巾。

“模拟出来的材质不错,就是衣品太差了。”一段短暂的CG动画过后Benji终于又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掌控权,他摸摸由数据构成的布料忍不住小声说到。

“所以说也没你想象的那么……严重吧?”Ethan盯着小人摆弄自己好久了,忍不住开口问到。

桌宠第一次没有怼他,而是较为平静的点了点头,“还好吧,进餐的过程毫无知觉,就只是看着两只手拿着餐具动了动,然后就完成了,简直不像是我真的经历了这些事情。”

Ethan默然无语良久,终还是抬手将鼠标的白色箭头挪到小人头部点了点,“别太难过了,就当是做了场梦,醒来就可以回家了。”

他从没觉得自己的安慰这么无力过。

“……嗯。”

但丧失希望的那人选择了相信。

——————————————————————————————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写的时候情绪有点波动所以本来想写沙雕风但最后就有点压抑,希望不要影响阅读体验!对不起>人<

依旧想诟病自己的OOC和bug(瘫)

【EBenji】恋爱病毒


又一次拯救了世界的特工先生因工伤好不容易得到一次休假,当他打开手提时却发现桌面上多了一只睡着的小人?!
被他开机的动作所惊醒,小人揉了揉眼睛,在看到面前的巨脸时吓了一跳,但无奈被降维,只能上下左右地逃窜,在发现逃跑的地就那么大时,他终于放弃挣扎睁大眼瞪向Ethan。
这个电脑怕不是中了病毒不能要了。Ethan想。
Benji很绝望,明明昨天晚上还在自家小窝里苟着打Halo欢乐得很,怎么今天就跑到了一个陌生男人——好吧是他的偶像——的电脑里了呢?
电脑桌面好硌人,好想回家,好怀念家里的懒人沙发啊。
二人大眼瞪小眼瞪了好久,终还是Ethan先败下阵来。但那又怎样呢?体型差有时是决定了很多东西的。
就比如说Benji现在就因为看着键盘离自己越来越近而感到惊恐不已。
“别!别关电脑!求你!”哦老天,他希望自己没带上哭腔。
Ethan认命般地重新打开电脑,对上一双泪盈盈的眼睛。
遭了,心动了。(划掉)

“所以说……你曾经,或者说昨天都还是人类?”Ethan揉了揉眉心,努力地消化着这种超自然的事情。
Benji瘫倒在原始桌面皮肤的绿色草地上,庆幸自己有一副好口才,不然瘫在这里的就是一具尸体了。
“真的不是一个想从我口中扣情报的AI?”Ethan小心翼翼地开口问到,果然收获了气喘吁吁的小人的一记眼刀。
“好吧……好吧,别那样看着我,毕竟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难以接受吧。”
“信不信由你,”Benji现在已经是完全对未来不抱希望了,只能有气无力地回答道“反正你现在就能决定我——一个心地善良可爱大方且在电子方面颇有造诣的无名小卒——的生命了。”
这家伙倒还真不像一个病毒或者系统应有的样子。
“所以……请你再说一遍,你是什么——你现在是什么来着?”
“桌宠——一种不和电脑主人互动就会死的存在——”Benji拖着长音,将脑海里系统的提示恶意地曲解。
Ethan一脸凝重地看着自己电脑上的小人指指点点,“这是饮食,这是……哦该死的我居然变成了一个游戏还要在这里面玩'游戏'来提高心情点?!等等这是……”Benji的耳尖微红,但优秀的内勤先生迅速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绪,努力换上一幅平静的音调“是的,这是洗漱,而且也是提高心情点的。”天杀的系统,他也许会想在“企业号”里洗个不属于地球的澡,但……老天啊他可从来没想过在一个陌生男人的家里,不,是电脑里洗漱,哦等等当然,即使在他偶像的电脑里也不行。
就在此时系统蹦出了一个提示框,将还在小声碎碎念的Benji彻底击入深渊。
这个系统太恶意了,Benji心想。
“新手任务——陪桌宠度过第一天,并熟识每个系统操作,否则桌宠数据将清零。”
——————————————————————————————
试着沙雕文风,并没有写出自己想要的效果。
我是傻的,鉴定完毕。
觉得ooc请不要揍我,如果揍求别打脸(✘_✘)
名字是 @HUSH 太太帮忙取的,爱你比心!

【宠物店】凹凸世界雷狮

很高兴您购买了此宠物,本店的宠物都是有自我意识的,希望您好好待他。

下面是使用说明,请仔细阅读:

附赠物品:

雷狮常用衣物×1

雷神之锤×1

雷神之锤配对专用放置式充电底座×1


激活方式:

未拆封的雷狮与他的头巾和雷神之锤是脱离的,若想启用CP模式,请为他戴好头巾后再在他手上放上雷神之锤;若想启用日常模式,请在他手上放好雷神之锤后再帮他戴上头巾。

佩戴完毕后,若宠物帅气地舞了舞雷狮之锤,仔细端详了一下您,并一脸嫌弃地说“真是弱鸡”,那么恭喜您,激活成功。


注意事项:

☆若您选择了一种模式,之后请勿随意更改,CP模式与日常模式中的宠物性格会存在偏差,随意更改模式可能会导致宠物精神混乱。此时请将宠物送回本店,本店会进行处理。(请不要尝试自己治疗宠物,此类操作可能会导致宠物失去记忆。)

☆若您购买此宠物,那么恭喜您,凹凸系列的卡米尔角色的好感值将会容易提高很多。(前提是您会购买他)

☆您可以带他去撸串,那样可以快速提升他对您的好感值

☆晚上带他去撸串的时候千万不要喝醉!!!

☆好感值未满前请不要用雷神之锤当充电宝,雷狮会生气的(当然好感满了也不一定行,要看他心情)

☆不要欺负卡米尔,他可(ken)能(ding)会用雷神之锤电死您

☆叫他皮卡丘的没有一个活下来(雷喵也一样)

☆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在未打开CP模式前不是很好,所以请不要把普通模式的他们放在一起,他们将会拆了您的家

☆不要违抗他的意愿,他会向您展示一下什么是极致的雷电之力,雷神之锤,可不仅仅只是一个充电宝啊

☆皇室的身份是会令他烦躁的话题,如果可以,尽量不要提起


问答时间:

Q:为什么不能喝醉?

A:……如果好感值满了还无所谓,他会趁您喝醉在您脸上涂鸦,然后拍照(具体发朋友圈还是留着自己做纪念随他心情而定);如果好感值没满,那么恭喜您,您将露宿街头。

Q:内啥……我弱弱地问一句哈,那个充电底座怎么用啊?

A:emmm就是把雷神之锤竖着插在底座上那个契合的卡口里,然后把手机放在底座的平面上就可以充电了啊。

Q:店主你叫过他皮卡丘吗?(滑稽)

A:叫过,没死(得意洋洋)

Q:CP模式的攻受是决定好了的吗?

A:不是哦,如果想调成安雷或雷安的话,可以去LOFTER上找另一位店主绝寻处理呢。

Q:原来附赠的物品也可以随好感值的高低而变化大小啊。(托腮)

A:没错哦,您想想,一个1.86米的大男人拿着个15厘米的小武器,不觉得很滑稽吗?(笑)


好感值满反馈:

(来自一名选择普通模式的客人)

“最近不是倒春寒嘛,衣服没穿足,逛街时手冷得慌,就不停地在那搓。

那家伙看了一眼我,抓起我的手就塞进他的口袋里,嘴里还叨叨‘真是弱鸡,叫你平时多锻炼不听,现在难受了吧……'

有本事你不给我捂手啊(╯‵□′)╯︵┻━┻ 

真是死傲娇

不过我喜欢www


欢迎选择了CP模式的客人提交反馈哦~♡

【EBenji】Under the Sea

他是在海涛声中悠悠转醒的,当他恢复一部分知觉后,他甚至能感受到海浪在轻拍他脚踝。

Ethan睁开眼,模糊的视线扫过周围的景象,险些溺亡的人此刻眼神都无法聚焦,只能朦朦胧胧的看到不远处的礁石上坐着一个人。

他好像记得自己是被人救了,毕竟是个正常人在被船的残骸压住腿时都很难逃脱的,即便是威名远播让海盗闻风丧胆的IMF号船长也不行。

费力地支撑起自己沉重疲惫的躯体,他揉了揉太阳穴,开始梳理自己混乱的思绪。

雾天,本来是一个很好的进攻时机,可自己的船队却被敌方打得节节败退,甚至自己的主舰也在掩护手下时被炸沉,就像……自己的航线早已被预测好了。

幸好这次没带很多人,希望他们能平安吧。

Ethan叹口气,看来又要做些“清理”了。

就是不知道上面知不知道自己还活着。

被泡得有些水肿的身体此刻酸痛不已,说真的Ethan挺想就这么瘫在海边睡过去,可他不行,因为……那个坐在礁石上的人走过来了。

严格意义上来讲那人并不是走过来的,甚至都不能称呼“他”为人。

一抹靓丽的蓝光就那么撞近了Ethan的视线。那是一条尾巴,一条漂亮的鱼尾。

Ethan瞬间感觉自己仿佛洗了个冷水澡般那么清醒。


他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人鱼的传闻,这种生物美艳不可方物,还会用极为动听的歌声引诱船夫跳入海中后将他们吃掉。

但面前这只除了那条亮闪闪的尾巴彰显了它的身份外,其他的貌似和传闻搭不着边。

毕竟没人告诉过Ethan人鱼也有容貌不那么出众,但看起来十分有亲和力的。而且谁说人鱼吃人,面前这只不就将他于深渊中拯救吗?

阳光穿越了阴霾,照在人鱼浅金色的头发上,折射出一层辉煌。

他头发干了摸起来一定软软的,而且很蓬松。鬼使神差的,Ethan脑子里冒出了这么个念头。

直到人鱼用尾巴拍了拍他的脸,Ethan才发现自己已经盯着对方的面容失神许久。

“哦,抱歉,谢谢你救了我,我是Ethan·Hunt,很高兴认识你。”当Ethan对上人鱼的眼睛时他觉得自己真是泡糊涂了,居然在试着与一个非人物种沟通。

另他惊讶的是对方好像听懂了他在说什么,人鱼先是歪了歪头,随后冲他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那一瞬间Ethan觉得自己在对方眼里看到了大海,还是风平浪静万里无云的那种。

我错了,人鱼真的就有一种天然的魅力。Ethan被迷的晕晕乎乎时心里念念叨叨道。

远方传来说话声,人鱼听到后露出了不安的神色,尾巴轻拍陆地便跃入了海中。

“嘿!别走!”Ethan猛然起身跌跌撞撞地跑向人鱼离开的那片水域,可只有海面在起起伏伏,告诉他之前的一切并非幻境。

他的人鱼跑了。

他的人鱼。Ethan细细咀嚼自己的字眼,熟悉的感觉升腾。他们还会见面的,Ethan相信,因为他总觉得自己在哪见过这美丽的生命。


——————————————————————————————

呜呜呜我写的好差,bug又多还OOC,如果打我的话可以不要打脸吗qwq

(总感觉自己写的Ethan怕不是被泡傻了orz)

我是废物没错了,文笔又差写同人又ooc,死了算了(瘫)